Site Overlay

专利授权量年均增长42.4%,也要求上海必须塑造一种与发展目标相匹配的城市新形象

图片 1

站在新的更高起点,放眼本世纪第二个十年,上海该以怎样的精神面貌去加快实现科学发展,加快推进“四个率先”,加快建设“四个中心”?当不久前召开的上海市第九次党代会绘就上海未来发展的宏伟蓝图时,这一重大课题便开始引发着人们的深层次思考。大家认为,上海市委书记习近平在党代会报告中明确提出:“与时俱进地培育城市精神,大力塑造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的新形象,使全市人民始终保持艰苦奋斗、昂扬向上的精神状态。”这一阐述,正是对于拓宽上海的胸襟、塑造上海城市新形象提出的新要求。
“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这十六字的概括令人耳目一新,也发人深省:未来五年是上海坚定走科学发展之路,加快推进“四个率先”,建设“四个中心”和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重要历史时期。实现这一目标,决定了上海必须拥有世界格局的视野,站在国家战略的高度,也要求上海必须塑造一种与发展目标相匹配的城市新形象。一些学者的观点颇具代表性:如果说“海纳百川、追求卓越”更多是由上海的历史发展和客观地位、层次所决定的,那么“开明睿智、大气谦和”,则是上海在抢抓新机遇的过程中必须去培育和开拓的一种精神品性。
上海是全国的上海,上海今天取得的成就离不开全国各地的关心和帮助,上海今后的发展同样离不开全国各地的支持与合作。今天的上海人应该都明白这样一个道理。因为上海所处的历史方位,明确了上海的历史责任与战略定位。有经济学家指出,上海建设国际大都市,是国家适应经济全球化竞争的要求。而实现“四个率先”,破解全局性的重大发展难题,更是中央交给上海进行探索的历史性、战略性任务。上海只有从国家战略的高度规划“四个中心”的建设,才能完成所负的历史使命——要加快经济中心建设,成为在经济信息、科学技术、管理和跨国经营等方面中外联系的桥梁与纽带,服务于全国;要加快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搭建好国家优化配置市场资金、更多利用国际资本、有效防范金融风险的运行平台;要加快贸易中心的建设,促进国家在更高水平上参与国际分工与合作;要加快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提升功能,发展现代物流业,服务于国家特别是长江流域和东部地区开放型发展的需要。所有这一切都表明:上海的发展绝不只是自身的发展,而是在多重意义上国家战略的一个组成部分。
任何一个城市,都必须放在一个足够精准的参照系统中,才能真正找到自己的发展目标、战略和路径。正因为这样,市第九次党代会报告明确提出:“必须把上海未来发展放在中央对上海发展的战略定位上,放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下,放在全国发展的大格局中,放在国家对长江三角洲区域发展的总体部署中来思考和谋划”,如此清晰的全局观念和定位坐标,决定了上海绝不能仅仅满足于“海纳百川、追求卓越”,上海要以更宽广的胸襟,兼容并蓄、博采众长,大力塑造“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的新形象。
塑造上海城市新形象,无疑是一项提升城市素质的系统工程。上海要以科学发展的眼光和魄力,调整现有的产业结构,改变经济增长方式,更为重视生态环境的保护,需要开放的态度;上海要推动科教兴市,激发自主创新的活力,增强知识的竞争力,需要深邃的睿智;上海要在全球、全国和长三角区域的更大背景下谋划发展,打造具有强大服务功能的公共平台,需要大气的眼界;上海要寻求经济、文化、信息、人才等各类要素的集聚和辐射,争取在交流、合作中获得和谐的共赢,需要谦和的心境。仅以建设国际金融中心为例。按照“五年打基础,十年建框架,二十年基本建成”的发展战略,今后五年必须突出重点、加快推进,重点工作包括:做大金融市场,做强金融机构,深化现代金融市场体系建设,吸引国内外金融机构落户;改善金融环境,加强金融监管;集聚金融人才,推进金融创新。毋庸置疑,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是一项系统工程。没有“左右逢源”的天时地利,实现这一发展目标是难以想象的。为此,上海必须整合资源、形成合力,积极建立新机制:一方面要主动与中央有关部门进行联系沟通,主动争取指导和支持;另一方面要加强与兄弟省区市特别是长三角地区的金融合作,完善沪港两地金融合作交流机制;此外,上海自身也要努力深化浦东综合配套改革试点,争取成为金融改革开放的先行区、金融创新的试验区、风险防范的示范区,从而更好地为国家金融改革发展战略服务。可以说,在整个金融中心建设过程中,“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的精神品质缺一不可。
塑造上海城市新形象,更离不开全体市民的积极参与。常言道,有容乃大。有学者直言不讳地指出,要让上海这座城市透射出兼收并蓄,虚怀若谷的魅力,花力气的重点不在硬件,而在软件。“上海的城市硬件设施方面已经建设得很不错,但市民的整体素质和政府的形象还须进一步提升,因为无论是政府决策还是市民行为,代表的都是上海,都是上海的一个外在符号。”而眼下,走在上海街头,仍然会听到一些上海市民说着上海话讥笑所谓的“外地人”“乡下人”。凡此种种,都与“大气谦和”的要求相差甚远。再看政府行政层面,能否用最好的政策吸引人,能够为精英人才创造和谐、愉快的工作环境,能否以优良的机制促使人才发挥潜力,这些都考验着政府的决策水平和能力。还有学者指出,塑造上海的新形象,仅仅在宣传上做到家喻户晓还远远不够,政府部门、各级领导官员必须身先士卒,努力践行。
海不辞水,故能成其大;山不辞土石,故能成其高。海纳百川,才成其为上海。承载着实现“四个率先”、建设“四个中心”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宏伟目标,上海,正逢培育与塑造城市新形象的极好契机。

今年6月,我国对“上天入海”的探索又向前迈出了一步,由试验性迈向了应用性。神舟十号成功发射、收回,全世界的目光再次投向中国;“蛟龙号”载人潜水器潜入海底,成功拍摄到海底生物的高清视频图像,并获得了部分样本。

与以往的下潜不同,这次下潜是“蛟龙号”首个试验性应用航次的下潜。按照专家的说法,此次是中国人利用自己的仪器设备获得了海洋极端环境下质量最高的图像资料和样本,对研究深海生物圈、调查天然气水合物资源和研究气候变化等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完成这一次又一次技术进步的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为神舟十号、“蛟龙号”打上了国企制造的烙印。“国企这些年在创新上有着明显的变化,已经是我国自主创新的主力军。”国务院参事、国家开发银行信息总监胡本钢说。

不仅是上天入海,这些年,国企在石油钻探、机械制造、核电建设、港口建设等领域都默默进行着技术创新。来自国资委的数据显示,2007年以来,中国企业专利水平快速提升,专利数量实现高速增长,专利申请量年均增长33%,专利授权量年均增长42.4%。

自主创新让企业创造世界纪录

从2002年立项到创造7062米的世界深潜纪录,再到如今的试验性应用下潜,“蛟龙号”的成功花了11年的时间。而在11年前,世界上只有美、法、俄、日掌握深海载人潜水器的技术。

当时,上述4国都已经多次进行深海下潜工作,而我国连1000米级的深潜器都没有。

海洋蕴藏着各种宝藏,世界各国都试图去勘探,利用海底丰富的油气、可燃冰、各种矿产等资源。

中国造船工程学会副理事长方书甲回忆道,早在1992年,中船重工的前身——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就已开始进行技术准备了,但当时我国对深海开发还没有成熟的需求。

2002年6月,国家“863”计划将7000米载人深海潜水器正式列入“十五”期间重大专项。这项重任就落在了中船重工的肩上。

摆在中船重工科研人员面前的是压力和无尽的技术难关。深海载人潜水器的关键技术中国并不掌握,而掌握技术的国家不愿转让给中国。要想造出深海载人潜水器,只有自主研发。

耐高压材料、电气绝缘、能量供给、导航定位、深海照明系统、水声通讯等难题被一一攻克。10年创新努力,“蛟龙号”团队共申请发明专利19项,大量关键技术实现了零的突破。

2012年,中船重工研制的“蛟龙号”深海载人潜水器下潜至7062米,刷新了世界同类作业类型载人潜水器的下潜纪录。按照中船重工副总经理孙波的说法,这使我国具备了在全球99.8%的海底开展科学研究和资源勘探的能力。

可以设想的是,在不久的将来,“蛟龙号”将会为深海资源勘探作出贡献,而这将为改善我国资源短缺的现状带来希望。

与“蛟龙号”类似的创新还有我国第一艘航母“辽宁舰”的重建。

“辽宁舰”的前身是苏联的瓦良格号,上世纪苏联解体以后,这艘航空母舰在乌克兰遭到人为破坏,主要的设备和系统基本全被拆光了。

“与大家想象得不同,2002年这艘航空母舰拖到大连的时候,基本上只剩下一个船体了。”辽宁舰系统主任设计师、中船重工集团公司第七零一研究所高级工程师王治国告诉记者,这些年通过对原船的勘验、解读、原理摸索,进行了大量的技术攻关,现在已经把需要的各种系统都恢复了。

王治国告诉记者,“辽宁舰”中所有的设备,主要的核心技术都是国内自行研制生产的。这个船的“五脏六腑”和最重要的“神经网络系统”都是中国人自己研发出来的。

类似这样的自主创新,多个国企都在进行推进。这些创新不仅保障了国家安全,而且已推动了民用技术的发展。

在通信行业,大唐电信主导提出并拥有核心专利与知识产权的“TD-LTE-A”成功入选4G国际标准。载人航天工程在近20年来的发展中,也已经有400余件专利转化推广,带动了电子、材料、化工、冶金、纺织多个行业的工艺创新和产业提升。

技术升级 参与国际竞争

“这些年国企的创新也让自己打开了国际市场,参与到了国际竞争中去。”胡本钢告诉记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