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放出权力的笼子,驾考将改革

目前在我国大多数省市地区,先报驾校、再参加驾照考试一直是我国取得驾照的“官方指定方式”,这不仅要花费考生大量时间和精力,也使得驾校高价垄断、教练腐败等现象滋生。但近日有媒体报道称这一现状或将得到改变。

据报道,我国“驾考”将改革,驾照自学自考或成真。近日,公安部副部长黄明在河北省石家庄市调研车驾管工作,他表示,将在全面深入推进车检改革的同时,推动机动车驾驶人培训考试改革。公安部正在组织调研论证,争取尽快形成改革具体措施。人们期盼已久的驾照自学自考,或许在此轮改革中有所突破。

人民日报官方微博11月24日发布消息称:公安部副部长黄明24日表示,将在全面深入推进车检改革的同时,推动机动车驾驶人培训考试改革。公安部正在组织调研论证,争取尽快形成改革具体措施。据了解,人们期盼已久的驾照自学自考,或许在此轮改革中有所突破。

在国务院一直力推简政放权的背景下,在近年来社会关于允许自主申请驾考的呼声日趋强烈的氛围中,该给自学自考驾考亮绿灯了。把驾考作为改革行政审批制度的一个现实突破口,把自主申请驾考的权利放出权力的笼子,取消驾校强制培训这一涉嫌违法行政许可的做法,尽快实现自学自考驾照。

而对于“驾考”怎么改的问题,公安部副部长黄明表示,“驾考”改革要坚持四个原则:一是公开,公开透明,接受社会监督,确保公平公正;二是开放,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整合社会资源;三是脱钩,打破部门利益藩篱,斩断利益链;四是便利,给予考生更多选择权。

从法律上讲,是否允许个人自行申请驾考,首先不是技术和安全问题,更不是利益问题,而是一个涉及是否依法行政、是否尊重公民基本权利的严肃的法律问题。驾校培训被认为是申请驾驶证的强制前置要件,而貌似理直气壮的驾校强制培训却明显违反《行政许可法》的规定,明显违背依法行政的精神。《行政许可法》第五十四条明文规定,行政机关或行业组织“不得组织强制性的资格考试的考前培训”。《道路交通安全法》只是规定“机动车的驾驶培训实行社会化,由交通主管部门对驾驶培训学校、驾驶培训班实行资格管理”,并没有禁止个人开展驾驶培训。显然,个人申请驾考必须通过驾校考试,完全于法无据,与依法行政的法治原则背道而驰。

同时,黄明还强调,要深刻吸取个别车管所腐败案件教训,以坚强决心、有力措施,通过全面深化改革,最大限度减少制度障碍和漏洞,从源头上防治腐败,把考试场建设成为公开透明的阳光场,把车管所建设成为勤政廉洁、便民利民的窗口。

驾校强制培训可谓弊端多多,尤其是在客观上为权力寻租提供了腐败的土壤。驾驶培训市场的社会化程度低和竞争不充分,容易造成驾校供方市场,催生相当程度的行业垄断,驾校与车管所等主管机关之间,考生与教练和考官之间,都可能存在权力寻租的可能。

在公安部网站24日刊发的《黄明在河北石家庄调研车驾管工作时强调
积极推动驾考改革 方便服务群众
防止滋生腐败》中,黄明说要通过推行一系列改革措施,解决培训考试能力和驾培营运模式不适应发展需要问题,解决驾考不公开不透明、不公正不廉洁问题,解决群众反映的不便利、不经济问题。

其实,司法实践中已经有了判决驾校强制培训违法的个案,这就是著名的“樵彬诉深圳市车管所案”。早在2007年,深圳市民樵彬因没有驾校培训记录申考驾照被拒,随即把深圳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管所告上法庭,并最终打赢了官司,成功申领了驾照。

有媒体据此分析,个人自学申请驾考将成为可能。

1、全国大部分省市实现“驾考合一”。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大陆地区除湖南、辽宁、郑州等少数省份地市外,大部分省市均实施“驾考合一”,即:只有参加驾校培训,才能办理参加驾驶资格考试。

虽然我国相关法律没有一条规定指出一定要去驾校学习之后才能考驾照,但在“驾考合一”的行政思路指导下,考生个人申请驾照考试的代驾极高——车管所会要求你提供驾校培训记录,否则对考试申请不予通过。即便通过了你的考试申请,也不会为你提供考试用的专用改装车辆。

有媒体报道,2007年深圳市民樵先生因到车管所以个人名义申请报名参加驾照考试而遭到拒绝,车管所要求其必须提交驾校培训记录,否则不能受理他的考试申请。这就意味着会开车的樵先生必须交纳几千元学费才能“补办”丢失的驾驶技术档案。而尽管樵先生通过法律手段维护了自己的利益,但最后却遭到深圳车管所不提供考试车辆的窘境,最后樵先生不得不购买一辆二手车进行改装,才勉强达到考试车标准。

2、驾校成本不透明,涨价无商量余地

首先,驾校价格收费并不透明,学员无从得知驾校口中的场地、车辆、油费、人工费、书本等成本的情况。

其次,我国驾考通过率较低,一旦国家公布新交规、驾考政策,驾校收费则闻风而涨,并以此为由提高驾校培训费用,是明显的行业垄断坐地起价行为。

例如2013年伊始,我国实施了“史上最严交规”以及新的《机动车驾驶培训教学与考试大纲》,使得驾照考试流程和内容有了不少变化,这一方面导致理论考试通过率大跳水,另一方面也让各地驾校纷纷坐地起价,报名费用相继见涨。

有媒体报道称,进入2013年以来,全国各地驾考通过率大幅降低,驾校学费开始涨价,平均价格已经到了5000元以上,一些一线城市的驾校费用达到七、八千元左右。当时有记者对江苏某驾校进行了暗访调查,驾校报名处,墙上的价目表显示,日常班费用为4990元/人,双休班为5190元/人。

而报名费涨价之后,考生的驾考通过率和学习时间并未提升,这也使得越来越多人质疑驾校涨价的正当性——驾考涨价没有文件规定许可,不在清理之中,更在法规之外。

3、驾校教练“任性” 腐败现象滋生

驾校的垄断也带来教练的“任性”。有媒体披露,为考取一本驾照,往教练手里塞点“红包”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教学质量却未必会因此提高,“红包”只能让你在学习过程中“好过”一点罢了。

湖北一家媒体报道称,不少学员反映一些驾校只顾赚钱,管理十分松散,教练要红包的现象普遍存在。向教练给了红包考试才顺利通过在湖北十堰一所驾校学习的学员小林告诉记者,要练车就得给教练给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